上海培训巨头一夜间消失被疑搞精神传销(图)

  12月19日,汇才人力技术(上海)有限公司位于本本广场办公场所已经人去楼空。早报记者张栋 图片


上海培训巨头一夜间消失被疑搞精神传销(图)

“汇才”上海公司仍拖欠几十万的租赁费。


上海培训巨头一夜间消失被疑搞精神传销(图)

  广州工商管理局已就“汇才”全国关门一事,率先发出了行政处罚告知书,认定“汇才人力技术(深圳)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” 超出核准登记的经营范围,擅自从事应当取得许可证或者其他批准文件方可从事的经营活动,并决定吊销汇才人力技术(深圳)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营业执照。


  实习生 王若珣 早报记者 于松


  在上海乃至全国都相当有名气的培训行业“老大”———汇才人力技术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汇才”)上月中旬突然“一夜消失”。上海地区的37名员工,为追回公司拖欠每人2万多元的工资与赔偿金,已将“汇才”告到了静安区劳动与社会保障局。明天,将对此事进行仲裁。


  “汇才”上海公司一夜“神秘”关停


  有汇才员工反映,11月15日,“汇才”上海地区的管理者催促他们“赶紧回家”。趁夜色,一家搬家公司将位于西康路300号本本广场6楼“汇才”豪华办公楼内的财物全部搬走。(一个月前,公司刚刚搬离恒隆广场58搂)。11月16日,“汇才”突然宣布:“暂时停业”。


  没人能说清11月15日晚上的具体细节,只是一些目击者介绍了些许片断。而据称负责指挥财物转移的两李姓负责人,一人手机“已多日打不通”,另一个接听手机后,拒绝了早报记者的采访。11月18日,上海地区一名负责人给员工发来短信,告知“19号继续休息”;19日下午,“汇才”向全国员工发来短信,“汇才关门停业”。此后,员工们跑到本本广场汇才办公楼,发现昔日整洁的办公室已经空空荡荡。


  拖欠员工工资拖欠十几万租赁费


  昨日下午,早报记者来到本本广场6楼,“汇才”的办公室大门依旧紧锁,大门上张贴着颜色微黄、并印有“汇才公司”字样的封条,封条落款日期为2007年11月19日。左侧门口,张贴有一张“汇才”于11月19日致员工和顾客的公告,公告称“公司因经营困难决定全线停业,已经委托相关中介机构进行解散清算”;右侧门口,张贴着三张催款单:10月份电费催缴单,欠费金额3537.6元;续催电费单;12月份社会保险费催缴单,欠费金额累计122518.05元。


  本本广场物业部门负责人周先生说,“汇才”拖欠着本本广场几十万元的租赁费。另外,“汇才”员工统一的黑色制服,也让周先生印象深刻,“从头黑到脚”。


  而在曾经的办公地点恒隆广场58楼,一张贴在玻璃门上的布告吸引了记者的注意:静安区劳动仲裁委员会已经受理了37名“汇才”员工的申诉,将于12月21日开庭审理此案。


  “汇才”为何突然在全国范围内关门营业?坊间流传着多种版本:涉嫌传销被勒令停业、融资过程中出现非法问题……据多名知情人说,近段时间以来,“汇才”董事局主席兼总裁、首席导师黄荣华的电话“一直无法接通”,而“汇才”上海地区的李姓负责人也拒绝早报记者的采访。但昨日,早报记者从广州工商管理局官方网站获悉,广州工商管理局已就“汇才”全国关门一事,率先发出了行政处罚告知书,认定“汇才人力技术(深圳)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”超出核准登记的经营范围,擅自从事应当取得许可证或者其他批准文件方可从事的经营活动,并决定吊销汇才人力技术(深圳)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营业执照。


  沪上多家大公司接受过培训


  时间退回到1997年,“汇才”在没有进行多少公开宣传的情况下,“悄然”进驻了中国大陆市场,并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等城市设有分支机构。


  依据当年“汇才”对外宣称的资料显示,“汇才”是一家推广教练文化的国际性培训公司,也是亚洲首家推广教练文化的人文机构;“汇才”倡导终身学习,是典型的学习型组织;“汇才”总部设在加拿大,在美国、中国香港、中国澳门、新加坡等地均有分部。“汇才”的办公地点总是选在每个城市的顶级办公楼,深圳的帝王大厦、上海的恒隆广场、北京的东方广场……据了解,“汇才”上海分公司曾经一口气包下恒隆广场58楼10间办公室,这10间办公室每平方米日租金达12元。


  说起业绩,“汇才人”会高调宣称他们的客户多为企事业单位的精英阶层。“汇才”工作人员自称:香港和记黄埔、康佳、TCL、深圳电信局、乐百氏、上海百安居、中国平安保险都曾经接受过他们的培训……据李海霞(化名)等多名“汇才”员工透露,汇才学员主要是面向企事业精英,“费用不菲”。李海霞举例说,只有通过“CT1”(素质管理第一阶段,收费5200元/人)、“CT2”(素质管理第二阶段,收费9200元/人)、“TA”(人本教练模式实践阶段,收费8800元/人)、“CP”(“人本教育”模式理论课程,收费9200元/人)4个阶段课程学习,才能领取公司颁发的ACCP毕业证书。“上海多年培训过的人过万。”李海霞说,“汇才”的生意很好,每个培训班的人员在100至200人之间。


  在接受采访中,上海、深圳等地的一些知情者透露,截至去年,“汇才”完全处于盈利状态,而据与“汇才”有过合作关系的上海某咨询机构负责人李健(化名)透露,据他所知,“汇才”2006年的年收入为2亿元人民币,“这个数字令其在培训行业内遥遥领先,甚至创造了一个神话。”


 ◇内幕


  胡闹发泄是自我突破?


  《羊城晚报》此前披露了“汇才”组织的培训真相。一些学员纷纷踢爆“汇才”内幕……从中不难看出,“汇才”非法培训之害,不可谓不深远。


  内容:见面就是“熊式拥抱”


  多位“汇才”学员反映:上课是全封闭状态,连续几天课程都是从上午11点持续到深夜一两点,中途只有几十分钟的吃饭时间,这种“持久战”经常让大家饿得难受。而且,“冷气一直很足,我们冷得直打战,胃又疼,大脑更是一片空白,导师说什么就听什么……”一位学员反思说,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,深更半夜是一个人精神最疲惫,也是意志力最薄弱的时间,如果在这个时间段,在某种强烈的氛围下进行精神灌输当然容易。某学员给我们写道:“那段日子,整天神神鬼鬼地像吃了迷幻药,大家见面就来个‘熊式拥抱’,谁要动作慢一点,抱得不够紧,就会被指为‘不够打开’……。”“我不明白,难道这样才叫‘突破’,才叫‘进入状态’,才叫‘正’,才叫‘接收了信息’?”


  方式:拉人泛滥成灾


  一批学员反映说,“汇才”拉“人仔”已泛滥成灾!几位学员投诉说,她们所在的某企业是拉“人仔”的“重灾区”,上过“汇才”素质管理技术研讨会的员工为数甚多。因为企业高层领导极力鼓吹,还开动员大会号召全体员工报名呢!而且参加者还可以报销部分学费。这样一来,老总“感召”部门经理,部门经理“感召”科长,科长“感召”科员,科员再“感召”刚分来的大学生,形成了拉“人仔”金字塔!这些学员坦言,大部分人去参加所谓的“素质管理技术研讨会”,还是迫于领导的压力,毕竟找个工作不容易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更何况,每天上司“死缠烂打”拉你去读,哪有不被“感召”的道理?因此,对该企业的普通员工而言,是否参加“汇才”已在某种程度上成为决定自己命运的标识。


  后果:上罢课泥足深陷


  李先生的太太是“汇才”深圳班学员,前不久又悄悄替他交了第一期4500元学费。“我只能以‘罢课’表示我的愤怒”,李先生说起“汇才”就气不打一处来。李先生说,自从去年8月太太参加了“汇才”在深圳举办的“素质管理技术研讨会”,整个家庭生活就陷入了泥潭。当时每次下课,李先生便会问太太,“你都学了些什么?”太太绝口不谈。在他再三追问下,太太说,“去了神秘的地方,大家玩得很开心,尤其女同学很开放。”太太还强调说:“没结婚的女孩子不能去学。”有一次,他开车去接太太下课,等到凌晨1点多她们才出来,每个人都很亢奋。李先生至今记忆犹新:当时几个学员所津津乐道的居然是这么一个培训内容———大家吃东西,不用筷子,用嘴巴啃……学员们说起“猪啃食”津津有味,李先生心里很不是滋味:“难道17000元学费,就只是胡闹、发泄?”


  ◇合作者


  “他们其实是精神传销”


  实习生 王若珣 早报记者 于松


  “汇才”在实际经营中比较低调。这一点,“汇才”的员工、学员与知情者都认同,并透露“汇才甚至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没有在媒体上公开宣传过”。


  2004年,有媒体曾对“汇才”的经营模式提出过质疑,认为其涉嫌“精神传销”。其间,汇才公司董事局主席兼总裁、首席导师黄荣华女士,曾站出来,面对媒体进行辟谣,但此后,“汇才”在对外宣传上再次恢复了“沉默”。此前,有媒体这样报道了“汇才”培训的场景:学员着装十分古怪,有的人只穿内衣,然后把全身涂黑;有的人胸口贴着黑毛,手拿大刀;有的人身上挂满易拉罐,还背着破铁锅;更有甚者把房间床单披在身上……每次“开会”,他们都会挂上“蜕变不会容忍苟且马虎”的横幅和有学员签名的“我是成功的女人”、“我是成功的男人”字样的标语。而几名“汇才”学员甚至说,“汇才”一些培训有互相谩骂或者是性游戏等不健康环节,而一些学员在接受“汇才”的培训后,还出现了精神错乱、跳楼等现象。此外,“汇才”还有感召环节:拉拢身边的亲朋好友,参加“汇才”的课程,“共同分享”,涉嫌“精神传销”……


  早报记者就此采访了李海霞等“汇才”工作人员,她们并不认同上述的说法。不过她承认,为了游戏需要,学员一些“奇怪”的着装与话语,确实存在。此外,具有心理问题、心脏病、高血压的人士将会被拒绝成为“汇才”的会员,因为“汇才的教学很费体力与精力”。


  不过,李海霞说,对于“汇才”的一些做法,她这名近3年的老员工,也确实“有保留态度”。例如,对于拉人进入“汇才”学习的“感召”环节。另一工作人员刘小玲(化名)说,心态培训要注重“分寸”,分寸把握不好,培训势必变味,“而导师不同,分寸的把握自然不同”。与“汇才”有过业务合作的李键(化名)则说:“汇才其实是精神传销。”之所以11年来一直“低调”,就是因为“精神传销”的顾虑。


  据恒隆广场物业部门的多名员工说,与其他入住恒隆广场的公司不同,“汇才有点怪”。“作息和其他公司不大一样,周六周日客人多,工作日晚上客人比白天多。”两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物业人员说,每逢周末恒隆广场会对来访人员登记,由此,“汇才”的来访者常常是在公司负责人的带领下“成群登记”。


  “前来登记的人很杂,各行各业各个阶层的都有,周末期间大都早上来,晚上走。”大楼内一名王姓清洁员说,她曾多次听到“汇才”公司里传出来口号声,“他们开会的气氛也很特殊,有点像电视里播过的‘传销’”。


  广州工商汇才超出经营范围


  广州工商管理局已就“汇才”全国关门一事,率先发出了行政处罚告知书,认定“汇才人力技术(深圳)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”超出核准登记的经营范围,擅自从事应当取得许可证或者其他批准文件方可从事的经营活动,并决定吊销汇才人力技术(深圳)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营业执照。


  ◇专家


  这样的培训突破了道德底线


  早报记者 韩晓蓉


  上海政法学院社会学系主任章友德教授表示,应该警惕的是,汇才这样的培训冠以素质培训(“素质管理技术研讨会”)的名义,实际上并没有提升素质,反而突破了道德底线,颠覆了原有的价值体系,这类冠以提升素质的项目实际上是以提升为名“招摇撞骗”,迷惑那些想提升素质却又不能找到很好方式和场合的人。现在正处于社会转型时期,社会核心价值观受到冲击,各类社会成功或准成功人士,不能盲目为了超越他人而急功近利,在社会转型过程中,需要基于道德和法律规范有效传播资源,而不是挑战和践踏规范。


  ◇学员


  “汇才”为了盈利“集体催眠”


  汇才)带来很多人格的变态和病态。比如有的人,学了教练技术就不会说人话了,动不动就“分享”、“回应”、“感召”,或者胡乱批判身边的人;也有的人学了以后,形成巨大的依赖,觉得外面的现实世界什么都是错的,只有课堂这个环境才正确,于是不断地来学,或者不断地来当助教什么的。我们在Taction期间,被“感召”弄得晕头转向,似乎活着的意义就是帮汇才拉学员。随时随地,不分场合,想的说的都是汇才。一个同学形象地说,我们是“汇才生活化,生活汇才化”。还有一个同学更绝,说汇才当我们是奶牛,而且要我们“自己背草来,还要把奶挤在这儿”!后来我听说过一门比这个更加露骨的课程,叫做“催眠式营销”,我想那些惟利是图的人,应该很感兴趣吧。汇才会在没有征得当事人许可的情况下,使用集体催眠,这严格来说是违法的。一般人没有这个方面的自我保护意识,很容易被带进去,而且保不定会有什么副作用。由于我们大多数人在心理健康方面的知识几乎就是空白,所以对培训或者课程当中一些状况,会觉得很神奇,很了不起。这个弱点,被广泛地利用,比如一些传销或者直销的培训,门一关,灯一关,一引导,然后大家就哭,哭完了,丧失自我,感觉剥夺、思维剥夺,然后就稀里糊涂开始买产品,从此上了贼船。汇才还算是比较收敛的,但是在和自身的赢利原则冲突的时候,汇才毫不犹豫选择赢利。(节选“七嘴八舌”的博客,发表于2007年11月29日)


2007年10月20日

再批教练技术 披着伪善外衣的精神传销
汇才公司涉嫌精神传销敛财被吊销执照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上海培训巨头一夜间消失 被疑搞精神传销

全部评论()

  • 1
  • 1

    声明:本站所有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其个人观点意见,防传销公益网保持中立,不予负责!


  • 1